首頁 > 行業資訊 > 特色專題 > 院長視點 > 正文

馮唐:大醫院占絕對壟斷 非公醫療還能做什么

2018/9/21 15:40:14  


在過去十年,非公醫療迅猛發展。

在醫療領域,最后一公里非常重要,一個根據地也非常重要。一個好的醫療集團,最重要的是要去看,它有沒有一兩家核心醫院,有多少管理輸出能力,有多少技術輸出能力,這是我們認為的醫療的核心。

醫療市場有強勁的需求潛力

中國醫療市場已經是世界第二,增速依然強勁,可以說又大又快,未來還有很大的增長空間。理由是,現在在健康醫療上的中國人均花銷,尚不足美國的十分之一。

另外,我們的醫療的消費盤子中有相當的比例,是個人在掏腰包,或是社會資產驅動醫療消費,不止是政府行為。

這種增長的潛力背后,實際上有巨大的推動力,這三個推動力,依舊會在未來保持依舊強勁的推動力,其中一個推動力就是我們已經老了。

第二個推動力在于慢性病的發病率,以及治療手段和診療手段越來越先進。

第三個推動力,則是中產階級的需求。需求驅動成長,人口驅動增長,老齡化驅動醫療的增長,慢性病驅動醫療的增長,差異化的醫療需求,推動醫療的增長。

供給端面臨公立醫院壟斷的麻煩

但是在供給端,我們面臨非常麻煩的問題。

最大的問題,除了醫療總量供給不足之外,醫療資源的分配也呈現巨大的扭曲。實際上我們必須面對一個非常明確的現實,公立醫院特別是公立三甲醫院,還占領絕對的壟斷地位。

據我個人判斷,在漫長的未來,如果沒有社會發生根本的變化,三甲公立醫院占主導地位的狀態,不可能產生任何改變。

原因有很多,一個是行業特點決定,醫療非常需要歷史積累;二是我們的政治體系、干部健保體系影響,都會造成三甲醫院的核心地位,近期不可能有嚴重的威脅。

醫保支付負擔的巨大壓力

再看支付。

在過去13年里,2005年,中國社會基本醫保覆蓋率只有20%多,幾乎只有城市居民有醫保覆蓋。而現在幾乎提升了4倍到5倍,實現了100%的全民醫保覆蓋。無論是對城市居民、農村居民,還是企業職工,醫保水平越來越同質化。

盡管大方向是好的,但造成了醫保付費的巨大壓力。

特別是在新的診療技術越來越發達、成本越來越高的狀態下,醫保付費的負擔會一直持續。據非官方的數字,現在能夠及時支付醫保的,在城市可能還不足30%。

在這樣供給-需求-支付的環境下,大家都看到了問題。中國的人口只會越來越老,近期只會病得越來越多。而三甲公立醫院一家獨大的狀態,也不能從根本上改變。那怎么辦呢?

十年來非公醫療的迅猛發展

在過去20年,政府出臺了很多政策,俗稱高頻率、高層面。然而轉一個角度,中國有很多事情是有中國特色的,層面越高,意味著越沒有用處。在實際工作中,至少我們普通老百姓感受不到有任何實質性的變化。

但并不意味著這應該是鐵板的一塊,并不意味著非公醫療、社會辦醫應該什么都不去做。三甲公立醫院一家獨大,也并不意味著三甲公立醫院沒有弱點,并不意味著三甲公立醫院不需要有益的補充。

所以在過去十年,非公醫療迅猛發展。

基本集中在這么幾個領域:

一是私立醫院,包括綜合基本是大醫院,等級在二甲以上,甚至三甲醫院;

二是診所、第三方醫療機構,包括獨立影像、病理、血痛中心檢驗等;

三是互聯網醫院,好醫生春雨醫生等;

四是健康管理機構,特別是體檢,同時圍繞醫療服務機構、醫藥醫療器械、AI智能診斷、信息化等,都在促進非公醫院非公醫療向前發展。

可以總結一下市場大勢。有供給,但供給很差,需求很旺,驅動力很強,大家都想改,又有新的互聯網技術等新的東西進來,所以有可能提供歷史性的機遇。

醫院集團缺好的醫院管理者

那為什么我們仍然沒有看到太大的進步,沒有看到太多的新聞,沒有感受到太多的變化?

其實我覺得有四點原因——

第一是體制。體制上的巨大變化需要時間,另外必須承認,這是醫療本身行業的特點,發展很慢,也很復雜。

第二是醫生。培養一個好的醫生,至少需要十五年左右的時間。在現實情況下,成建制的好的醫生團隊是非常難找的。

第三是醫院。醫療是嚴監管的行業,一個二級以上的醫院,從拿地,到最后建成,試運營,到最后開業,很有可能需要花五六年的時間。

第四是付費方。誰來出錢。最后是藥品。關于藥品設備,我們有一個巨大的監管機構來管理準入。

我在過去四五年的投資經歷里看到,有些醫生很想當院長、做醫生集團、做醫院;有些房地產商很想做醫院,有些保險公司很想做醫院集團。

但能做好的醫院管理者的醫生的比例,應該不高于好的管理者能做好醫生的比例,從執行者到管理者的跨度,并非易事。

用投資的力量打通“最后一公里”

舉例兩個投資的力量,他們的投資方式和投資的主題都在醫院和健康領域。

第一個是中信資本,從2016年開始,圍繞著醫療服務,就最后的一公里,專注于在各地尋找大型的領先醫院和醫療集團,和診所連鎖,特別是在一線二線城市,做控股型或者是參股型的投資。

我一直認為,在醫療領域,最后一公里是非常重要的,一個根據地也是非常重要的。

一個好的醫療集團,你最重要的要去看,他有沒有一兩家核心醫院,有沒有一兩家旗艦醫院,這個旗艦醫院有多少管理輸出能力,有多少技術輸出能力,這是我們認為的醫療的核心。

第二個例子是華潤醫療。在2011年10月20日成立,在央企系統里第一個豎起大旗來做醫療服務。一部分是做盈利性醫院,收取全部的這個收入,一部分是收取管理費,同時整合供應鏈,比如說藥品,耗材的采購。

當有了接近兩萬床的基礎之后,華潤就開始做兩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就是借這些醫院的診所的設置,在這些大型醫院周邊設置診所。

說實話,如果分級診療靠行政命令,再說二十年依然行不通。因為沒有足夠的動力,只有在一個醫院集團里面有相關的安排,人員的流動,經濟上的安排,收入的安排,培訓的安排,才有可能做到真的分級診療。

第二件是因為已經有足夠的數量,華潤再開始做醫保的探索。如果給中國十年二十年的時間,中國一定會保險支付方和醫療服務的提供方。

能夠在一起為老百姓不生病、少生病多做一些事情,用最新的、最好的就能多掙錢,這個路子才有可能真正的被扭回來,但是我是沒有看到近期的希望。


聲明:本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醫才網立場
(來源:網絡來源 )
财富阶级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