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行業資訊 > 特色專題 > 醫才訪談 > 正文

大醫之道 | 王學廉:與大腦“共舞”

2016/5/12 9:07:23  

“人類的大腦,是在生命的漫長進化過程中,進化得很完美的一個器官。它精密復雜,又充滿了未知的奧秘,人類對自己大腦功能的認識還遠遠不夠。”

對王學廉教授的采訪是先從科普開始的,“你可以簡單地把大腦想象成一臺電腦,它把所有你經歷的事情,獲得的經驗、信息、數據,學到并掌握的知識、技能,都記憶、儲存起來,隨用隨取,相當于從硬盤調出。不同的軟件,相當于掌握的不同經驗、技巧,使從硬盤中調動出來的數據、信息得到更高效率的運用。大腦還接受著人體的視、聽、味、痛、溫、觸、壓、位置、空間等各種感覺,支配著身體的各種運動,對外界事物做出各種反應,調節七情六欲等情緒、情感狀態,是絕對的 ‘最高指揮官’ ”。

而現代功能神經外科的特殊性,就在于功能性腦疾病的特點,是“功能性病變”,而非“器質性病變”。

王學廉教授舉了個例子:電腦的主機、CPU、顯示屏壞了,相當于腦外傷、腦腫瘤、腦出血,稱為“器質性病變”;電腦中病毒了、死機了,相當于患了帕金森病、精神疾病、成癮疾病、癲癇、疼痛等,被稱為“功能性腦病變”。后者發病機制更加復雜,至少還不能通過目前臨床常用的CT、腦核磁共振等儀器設備來準確診斷這些疾病,而更多的是需要患者病史的演變、臨床表現、體征、醫生掌握的知識、經驗和對患者耐心細致的檢查來進行診斷。

“一棟房屋,它的大梁、一磚一瓦、水電管道、門窗外觀看起來都完好無損,可是突然,門、窗打不開了,斷水斷電了、或下水道堵塞了,房屋的功能受到影響。”功能神經外科就是解決這些“功能上的障礙”。現代功能神經外科是研究人類“腦科學”、“腦計劃”的一個不可或缺的重要學科,人類對自身大腦功能的認識還存在很多荒漠地帶,致力于從事功能神經外科的醫生和研究者們所探索開墾的每一寸土地都十分寶貴。

學無止境 —不畏艱難,擔負使命

王學廉教授是上個世紀末我國第一批從事現代功能神經外科的學者、研究者、探索者與實踐者,是國內乃至國際功能神經外科的楚翹,他的成長發展,和他 “不畏艱難”的使命感是分不開的。

作為在西安第四軍醫大學大院里長大的子弟,醫者悲天憫人的情懷、軍人報效祖國的使命,從小就在他心靈里生根發芽。

1980年,王學廉以優異成績考入第四軍醫大學醫療系本科。1985年,畢業后被分配到第四軍醫大學唐都醫院神經外科。

上世紀90年代末,我國現代神經外科事業剛剛興起,功能神經外科也開始得到關注,王學廉毫不猶豫地選擇了這門新興的學科。隨著更多的研究,上世紀90年代,國內手術治療帕金森技術看到了一些希望,王學廉迫切想用這項技術為帕金森病人解除痛苦,開始更深入的探索和研究。在這段時期,王學廉不斷的積累臨床經驗,不停的學習充電,在職期間取得碩士學位,2002年獲第四軍醫大學神經外科學博士學位。

1997年,王學廉醫生開始獨立開展此項手術。經過幾年在臨床中的“摸爬滾打”,39歲的王學廉在功能神經外科的臨床治療中已經十分拔尖,并于2002年獲第四軍醫大學神經外科學博士學位,同年晉升副主任醫師、副教授。

醫海無涯 ——與時俱進,不斷挑戰新領域

成功者總是不約而同地滿足著時代的需要。

2000年,王學廉教授所在的唐都醫院神經外科在國際上首創了伏隔核毀損術治療吸毒成癮戒斷后的復吸,這在當時醫學界、媒體界及廣大社會引起了巨大反響和震撼。

“毀損術”是將吸毒者大腦內受毒品干擾的“病理性獎賞中樞”進行定點射頻毀損干預后,重新建立新的腦功能平衡,達到消除“心癮”,使吸毒者從毒癮痛苦中解脫出來的目的。這種微創手術用于戒斷后防復吸的效果顯著好于目前臨床任何保守戒毒療法防復吸的效果。

2011年,王學廉教授又開展了更加安全有效的腦深部電刺激手術(DBS)用于毒品戒斷后防復吸的探索研究,DBS,也叫腦起搏器,屬于神經調控療法,具有對腦結構無創傷、可逆和可調節的特點,大大降低了手術后發生遠期并發癥的風險。

王學廉教授總是選擇最艱難的領域迎接挑戰,努力爭當現代功能神經外科事業的領跑者。

在贊譽聲中,他又開展了腦起搏器手術治療酒精依賴、難治性精神障礙以及慢性疼痛等疾病,再一次向大腦深處進發。

敬畏生命——醫者可以做得更多

“人命關天”是王學廉教授經常說的四個字,從醫30多年,做過幾千例手術,王學廉教授始終保持著對生命和手術的敬畏之心。他說:做一例手術,你憑技術就可以做到盡善盡美,做一百例、一千例手術,技術是不夠的,還需要“膽小”。保持對生命的敬畏之心,才能謹慎對待每一臺手術。

功能性腦疾病是長期慢性疾病,患者往往由于手術費用、猶豫治療方案等原因,并不是在診治初期就接受手術治療。

“有一位外地來求治的帕金森病患者,家里條件不好,一時間籌不到手術費用,被無良醫院誘導接受了非正規治療,結果錢花了六七萬,病情反而嚴重了。”“如果我當時能在他離開門診后還跟他保持聯系,及時了解他的想法,也許就能阻止他被騙了。”

這件事促使王學廉教授下決心成立病友中心,給門診患者建立檔案,由醫生專職負責管理,定期電話回訪病情和治療情況。病友中心自2008年成立以來,目前已經回訪、聯系、服務了40000多名功能性腦疾病患者。

病友中心負責人李醫生深有感觸地說:王學廉教授是一名學者型醫生,是唐都醫院功能神經外科的學術帶頭人,在國內、國際的功能神經外科領域名列前茅,享有較高的聲譽,他更是個非常有遠見的人。成立病友中心、維護微信公眾號,這些都是需要花大力氣、下大功夫去做的事兒,當初也有人質疑,看病人都忙不過來,哪有時間來做這些事兒?事實證明,這些事情很有意義,跟看病同樣重要!

王學廉教授的醫者仁心也是出了名的,在科室中,流傳著許多王學廉教授與患者的感人故事。

河南省三門峽市盧氏縣患者焦飛,9歲就患上罕見的少年型帕金森病,但其家境貧寒。2011年,王學廉教授親自到患者家里了解情況,并聯系腦起搏器廠家為他免費實施了雙側腦起搏器手術。術后小伙子恢復得很好,2013年還在美國參加了半程馬拉松賽,成績良好,目前已經正常上班了。一位家住廣東珠海的帕金森病患者,在進行腦起搏器手術5年后,由于家人重啟了腦起搏器,癥狀加重,喝水都要讓人喂,好像癱瘓一樣。患者兒子打電話向王學廉教授求助,王教授立即讓程控師羅甜訂最快的機票,從西安飛往廣東,上門進行調控……

王學廉教授常說:“做這些事兒是出于內心最單純的想法,對于功能性腦疾病患者來說,求醫是條更艱辛的路,我們應該盡能力做得更多。”

關于夢想——每個國內神經外科人都有一個“腦計劃”

在王學廉教授的帶領下,唐都醫院功能神經外科成為業界響當當的一塊金字招牌,綜合排名在全國前三。2015年11月17日,中國西部唯一的“腦深部電刺激療法規范化培訓中心”在唐都腦科醫院功能神經外科成立。

“目前雖然取得了一些成績,成就感是為病人解除痛苦后發自內心的愉悅,時常感到的還是對生命的責任,因此,功能神經外科還有很漫長的路要走。”問到對自己在醫學領域取得的成就是否滿意,王學廉教授認為未來還有更多事情要做,更多的問題要解決,比如:腦起搏器的遠程程控以方便病人治療,難治性精神疾病的腦起搏器治療,功能性腦疾病發病機制的探討,更有效的腦靶點的研究,腦起搏器性能的改進等等。

王學廉教授說:每個功能神經外科醫生都有一個“腦計劃”,他的“腦計劃”就是希望自己和自己率領的團隊可以在不久的將來,研究和掌握更多的技術,治愈更多的受功能性腦疾病困擾的患者,為患者帶來更多的福音,為人類探索大腦功能的奧秘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

“五十知天命”,對于攀登醫學高峰的人而言,未知的神秘之門可能剛剛打開,他們還是保持著二十歲的激情,投入十二分的精力去研究人體的奧秘。不是沒有壓力,也不是不覺得累,而是使命感推著他們向前走。

王學廉 —— 一個天才型的醫者、勤奮型的學者,既是嚴謹的學科帶頭人,又是敢于“冒險”的虛心學生, 祝愿他在人類禁區——大腦的研究中取得更多成就,為人類帶來更多福音。

王學廉,男,現任第四軍醫大學唐都醫院神經外科副主任。長期從事立體定向和功能性神經外科工作,研究方向:立體定向微創手術治療運動障礙性疾病(帕金森病、扭轉痙攣、原發性震顫、痙攣性斜頸、舞蹈癥)、精神活性物質依賴(戒毒、戒酒)、難治性精神病(精神分裂癥、躁狂癥、強迫癥、抑郁癥、焦慮癥、精神發育遲滯、穢語抽動綜合癥)及疼痛等。

擅長:腦深部電刺激手術與神經調控技術,擅治帕金森病、扭轉痙攣、手術戒毒戒酒、梅杰氏綜合征、抽動穢語綜合癥、痙攣性斜頸、肌張力障礙、抑郁癥、強迫癥、三叉神經痛、面肌痙攣、立體定向活檢等。


(來源:本站 孫朦)
财富阶级返水